當別人對你說了一些刺傷你的話,


批評你、羞辱你,你會怎樣呢?


你會火冒三丈,氣呼呼地罵回去,


或是忍氣吞聲地強壓下來嗎?


然後呢?你是否會愈想愈氣, 整個情緒都大受影響嗎?


 有天,佛陀行經一個村莊,


 一些前去找他的人對他說話很不客氣,甚至口出穢言。


佛陀站在那裡仔細地、 靜靜地聽著,


然後說:「謝謝你們來找我 ,不過我正趕路,


下一村的人還在等我,我必須趕過去。


不過等明天回來之後我會有較充裕的時間,


到時候如果你們還有什麼話想告訴我,再一起過來好嗎?


那些人簡直不敢相信他們耳朵所聽到的話,


和眼前所看到的情景:這個人是怎麼回事。


其中一個人問佛陀: 「難道你沒有聽見,我們說的話嗎?


我們把你說得一無是處,你卻沒有任何反應。」


佛陀說:「假使你要的是我的反應的話,


那你來得太晚了,你應該十年前就來的,


那時的我就會有所反應。


然而,這十年以來我己經不再被別人所控制,


我己經不再是個奴隸,我是自己的主人,


我是根據自己在做事,而不是跟隨別人在反應。」


是的,如果有人對你生氣,那是「他的」問題;


如果他侮辱你,那是「他的」問題;


如果他粗暴無禮, 那仍是「他的」問題。


因為他要怎麼說,怎麼做, 那是「他的」修養,


你能怎麼辦呢?


讓我再重複一遍佛陀所說的:


「我己經不再被別人所控制, 我己經不再是個奴隸,


我是自己的主人,


我是根據自己在做事, 而不是跟隨別人在反應。」


你是情緒的主人,而不是奴隸。


 隨風起舞曾聽過一則故事,


有個人每天都固定向某報攤買一份報紙,


儘管這個攤販的臉一向都很臭,


但他還是每次都對小販客氣地說聲謝謝。


有一次和他同行的朋友看到這情形,便問他:


「他每天賣東西都是這種態度嗎?」


「是的。」


「那你為什麼還對他如此客氣呢?」


那人回答:「我為什麼要讓他決定我的行為呢?」


 是啊! 我們為什麼要讓別人的表現來決定自己的行為呢?


如果有人侮辱你, 你之所以生氣是因為你覺得受到羞辱。


如果你不在乎別人怎麼說,你不覺得被羞辱,


那麼你又怎會受到侵犯呢?


你的氣要從何而,如果你不「隨風起舞」,


你的情緒又怎麼會起伏不定呢?


某人罵你,你並不覺得被罵,你會說他罵你嗎?


你怎麼能說他是罵呢?


當你的認知改變,整個品質也就不同,


你也許會反過來感激他那麼關心你、在乎你,


你也可能會同情他、可憐他:


 「他是怎麼了,為什麼會有這種反應呢?」


這時「罵」還是「罵」嗎?


它己不存在了。不是嗎?


寶尼的異想世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